N号房外洩因「超低开价」被转售!赵主彬接手...元凶仍没抓到-香妃复原图

来自:N号房外洩因「超低开价」被转售!赵主彬接手...元凶仍没抓到文章地址:http://418vns.com/crop/032668654.html

N号房外洩因「超低开价」被转售!赵主彬接手...元凶仍没抓到

由God God开创的犯罪模式,涵盖了多种不同形式的性犯罪,最主要就是未成年儿童的性影像犯罪。

N号房外洩因「超低开价」被转售!赵主彬接手...元凶仍没抓到

▲每个群组被取名为不同数字号房,里面有不只一位受害女性。(图/翻摄自YouTube/KBS News)

韩国这次的「N号房事件」中,以建立并经营Telegram聊天室散布包括未成年在内的性剥削影像,成为大众热议的犯罪方式,而且手法残忍及非人道。大家都认知的「博士群组」赵主彬是其一犯人,但其实网名为「God God」的才是最初「N号房」的经营者,由他开创了这种网络性犯罪模式。

性剥削与性侵是大家都不愿见的事情,这并非个人层面的事,而是公众都应知晓及有共识的议题。要终止这些罪行,人人有责,留意孩子的身心健康固然重要,但向所有人灌输正确的性观念更为重要。God God和赵主彬的行为显然将性及性别观念严重扭曲,以压榨女性的身体及地位去赚取金钱及男性地位,无疑大错特错。要有正确的性观念,性别平权的概念是不可或缺的。

网路性犯罪也包含不法偷拍,对被偷拍者造成永久不能磨灭的伤口,即使性影像的制作、发布及流通者成功被捕,但执法机关未必能够对影像的散播进行彻底控制,导致影像中遭受性暴力或偷拍的受害者都无法从阴影中逃脱。偷拍的可怕是,受害者甚至未必知道自己在性爱或性暴力过程中已成为镜头下的受害者。

「N号房」最初的主谋God God早于2018年就在Telegram上创立多个群组,以多个数字命名不同聊天室,其后于去年2月建立由1号至8号房等群组,同时分享多名年轻女性被性虐待的影片,甚至公开每段影片中出现过的女性个人资料。

God God犯罪手法主要利用Twitter等社群网站诈骗及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影片,他会先试探那些在Twitter放上性感照片的女性,主要搜寻的常用标籤(Hashtag)为「일탈계(偏离界:意指以性感身材照来吸引人的Twitter用户)」,并发送包括一个有毒连结在内的私讯,内容会说她们的照片及私人资料已被洩漏。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东森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由于God God利用钓鱼式播毒方式,意图使网络上的女性受骗,只要有人上当就会让其犯罪计划成功。然而,这种犯罪手段很难追踪,即使能追踪特定的电话或IP地址,他们仍能以借名或假名,甚至盗用别人的名义进行诈骗及勒索。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伍麒匡 Cyrus Ng

其后他将N号房于去年2、3月于Twitter等社群网站上以5万韩圜以内(约台币1200元)的金额出售,但有人以高于其价格转售,从而令部份群组内的资料开始外洩。之后就将聊天室的管理权限下放给25岁的赵主彬,还有网名为「Watchman」的38岁全姓嫌疑人。而因为赵主彬在网络上称自己为「博士」,故之后由他经营的聊天室都被称为「博士房」。

▲「N号房」里面有许多未成年受害者。(图/翻摄自YouTube/KBS News)

▲▼南韩N号房性剥削案嫌犯赵主彬(조주빈)。(图/达志影像)

请继续往下阅读... 网络上散布未成年、儿童等性影像的性犯罪,已是全球均关注及严厉看待的议题,尤其是现今电脑网络科技发达的年代,新型性犯罪的演变方式也令人变得无所适从。

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但热爱韩国的一名研究者,同时也是一名作家,从小就喜爱接触文字,还有不同的语言文化。韩流文化令韩国成为我第一个深入研究的国家,不止韩流,还有政治、社会风气、经济、文化等都是研究领域。「做自己」是我一直以来的格言,无论社会变得有多坏,我都会坚持做自己,并为自己的研究及兴趣骄傲。请锁定粉丝团►看更多

▲「N号房」吹哨人是两名大学生!花1个月蒐证:幼虫影片根本免费看。(图/翻摄自YouTube/KBS News)

▲「N号房」吹哨人是两名大学生!花1个月蒐证:幼虫影片根本免费看。(图/翻摄自YouTube/KBS News)

▲博士被抓后,N号房还是没有消失,继承者竟然还未成年。(图/免费图库PIXABAY)

▲▼南韩N号房性剥削案嫌犯赵主彬(조주빈)。(图/达志影像)

▲南韩「N号房」性剥削案自称「博士」的嫌犯赵主彬。(图/达志影像)

文/伍麒匡 Cyrus Ng韩国Telegram「N号房」及「博士群组」的性剥削影片事件,继续引起韩国人的愤怒,国民请愿的数字持续飙升,相关的新闻一直成为头条。整个性犯罪事件开端,就是创立了这种威迫女性拍摄变态短片的「God God」所创造的「N号房」。不过目前演变成24岁自称「博士」的赵主彬(조주빈)所创立的「博士群组」为媒体焦点,然而这名最初的犯人仍然消遥法外。

而连结上会出现伪造的Twitter登录视窗及个人资料输入网页,God God就此获得她们的资料。其后他更会冒充警察,指她们因涉嫌传播色情淫秽物品而将接受调查,但声称可以帮助她尽力不用接受调查。如果该Twitter帐号持有人没有上当受骗,就利用先前获得的个人资料和帐号资料进行威胁,强迫其提供照片和影片,并于日后强迫拍摄性爱影片。

▲God God以个资外洩诈骗,让受害者上钩。(图/免费图库PIXABAY)

▲赵主彬目前被抓,但God God逍遥法外。(图/达志影像)

在网络时代之前,多利用人口贩卖、拍摄后制成光碟等传统媒介散播不法未成年性影像,但网路加速了这非法事业的发展,因网站可轻易上传影片,聊天工具让人在一秒间散布给多个人。这次「N号房事件」中,除了利用Telegram等进行有组织的犯罪行为,如分级会员制、影像交易等,还包括参与者以受虐孩子的照片及个人资料去交换影像。这种不法利用未成年人,不但犯下令人发指的重大罪刑「性犯罪」,而且还利用不法色情影像赚取金钱。